分類彙整:太王四神記拍攝日記

轉貼:《太王四神記》拍攝日記(53)

2007年3月12日(星期一)

地點: Seongeup攝影棚
天氣:晴

今天,要拍攝襄王(談德的父親)加冕典禮。

在有一段時間沒見之後,獨孤英宰(襄王),樸相元(淵嘉黎),俞承浩(小談德),還有樸恩彬(小棋霞)再次出現在片場。

今天是俞承浩(小談德)最後的一場戲,他看起來很高興。

當導演看到他在吃巧克力的時候,對他說:“也給我一點吧。”,他緬腆的伸出了手。導演接過了巧克力,微笑地對他說:“我和你一樣,也是孩子。”導演知道今天是承浩最後一場戲,因此他微笑地對他說道:“拍攝結束後,要不要和我去喝一
杯呢?”

有一幕是拍小棋霞在襄王加冕禮上摔下來的場面。當樸恩彬(小棋霞)表演摔下來時的場面,她的頭不自覺地轉了過去,導演於是喊停。

導演給了她一些建議:“恩彬,如果你在摔下來的時候臉不朝鏡頭看的話,那麽我們將拍不到你的臉。請想一下,不要只按照你所聽到的表演,要用智慧去演繹。”
“請想一下。”這句話是導演最喜歡的建議。他一直勸告演員們要用智慧去演,而不是被動地去演。

新來的演員經常會被導演訓戒,因爲導演認爲他們不用大腦去演戲。

訂閱本站:輸入你Email:

轉貼:《太王四神記》拍攝日記(52)

2007年2月27日(星期二)

地點: 丹陽Soshoewon
天氣: 晴

自從去年5月份以來,我們第一次回到了這裏進行拍攝。

要拍攝的是,部落族長的長子們被劫持殺害以後,談德以及他的隨從被誣衊的一幕。
晚上,天氣依然很寒冷,所以工作人員穿上抵禦寒冷的工作服準備拍攝前的工作。

在一個小房間內,那些部落族長的長子們跪在地板上,雙手被捆綁在身後。相對於那些工作人員來說,這些演員們更加艱苦,他們必須跪在寒冷的地上面對死亡。光看著他們,就覺得已經夠辛苦了。

當燈光組和攝像組設置場景的時候,那些演員們必須要長時間地保持同一個姿勢。而由於拍攝時間被耽擱了,因此工作人員說到:“快把唾液擦到鼻子上,他們的血液要停止迴圈了。”

演員們說道:“快拍我們死的場景吧,我們寧可早點 “死”,這樣一直保持同一個跪的姿勢實在是太難了。” 終於在日落以後,死亡的場景拍完了。

但是他們死亡的場面也挺艱難的,因爲他們要倒在血泊中,可是演員們說:“這比跪著舒服多了。”

訂閱本站:輸入你Email:

轉貼:《太王四神記》拍攝日記(51)

2007年1月22日(星期一)

地點: The Guknae Castle
天氣:晴

Kim Sungyong (淵夫人的扮演者)以美好的形像出現在攝影棚裏。她減了些體重,看起來更漂亮了。她說她一直很忙。

今天要拍的是她在喝了酒以後和小談德智對的場面。在準備過程中,不小心引起了火災。所幸的是,火勢很快就被撲滅了,但是攝影棚裏還是彌漫著緊張的氣氛。

不久,Kim Sungyong用她的幽默和女性魅力融解了這一緊張氣氛。她說:“看來,我會更加紅,因爲火災發生在我要拍攝的場景上。”

看到她的離去讓人有些依依不捨,因爲今天這場戲是她最後的一場了。

訂閱本站:輸入你Email:

轉貼:《太王四神記》拍攝日記(50)

2007年1月21日(星期日)

地點: The Guknae Castle
天氣: 晴

俞承浩(小談德),在久未露面之後第一次到達了攝影棚。

在我(筆者)待在濟州這麽長時間內看到演員們來來去去感到很有意思。

沒有演員是會一直待在一塊兒的,因爲我們這部戲牽涉到的人物有很多。演員們通常在這裏拍上1,2天,然後要到1星期甚至於一個月之後才會在回來拍攝。

我們自從去年10月見到承浩以來,已經好久沒有遇見他了。同時,他也長大了不少。不僅長高了,而且變得成熟和有男子漢氣概。

每當他聽到有人誇獎他說:“你真是個小夥子”的時候,俞承浩總顯得有些緬腆。

訂閱本站:輸入你Email:

轉貼:《太王四神記》拍攝日記(49)

2007年1月18日(星期四)

地點: Migratory鳥巢附近以及Andeok谷

天氣:晴

今天,我們要拍玄古和小秀芝妮出遊的場景。我們首先拍完了在Migratory鳥巢附近的場景,然後移師到Andeok谷拍攝。在那裏我們將拍小秀芝妮爬樹的場面。

同時要拍攝的是鳥糞掉落在玄古臉上這一幕。

製作部門在接到導演的示意之後,將事先準備好的鳥糞倒落在玄古的臉上。看起來象芥末醬,可是他們說這些真的是鳥糞。

那些場務人員看起來很緊張,他們在默默祈禱千萬別把鳥糞倒在玄古(吳光祿)的嘴裏。

訂閱本站:輸入你Email:

轉貼:《太王四神記》拍攝日記(48)

2007年1月16日(星期四)

地點: Seongeup 電影基地
天氣:晴

玄古和小秀芝妮的戲份增加了,因此他們進行了拍攝。

Shim Eungyeong ,小秀芝妮的扮演者有好長一段時間被譽爲”太王劇組最受歡迎的小妹妹。”

今天要拍的場景是小秀芝妮在一個洞裏睡覺的情形,當工作人員在做準備工作時,她就躺在地上身上蓋了塊毯子。但當導演說:“開始拍攝”的時候,她仍然一動也不動。

“怎麽啦? 她怎麽不動了?真的睡著了嗎?”

有意思的是,上次拍攝的時候裴勇俊也在這個地方睡著了。看來,這個地方的確是催眠的場所啊。看著Shim Eungyeong的睡相如此可愛,每個人都大笑起來。

訂閱本站:輸入你Email:

轉貼:《太王四神記》拍攝日記(47)

2007年1月5日(星期一)

地點:The Guknae Castle
天氣:晴

今天要拍攝的是襄王(談德的父親)進行加冕禮,而同時很多部落族長反對的場景。這些拍攝對於演員們來說是挺艱難的。因爲作爲場景的一部分,他們要坐在冰冷的大理石上等待所有拍攝結束。

有一個人例外,那就是襄王 ,他一直坐在鋪著墊子的椅子上。朴相元(淵嘉黎的扮演者)看到了,就對獨孤英宰說:“你傢夥可真夠幸運的啊!”

而獨孤英宰也不示弱的回答:“那當然,因爲有墊子嘛。”

訂閱本站:輸入你Email:

轉貼:《太王四神記》拍攝日記(46)

2007年1月11日(星期四)

地點: The Guknae Castle
天氣: 晴

今天我們將在Guknae Castle進行拍攝。我們到達片場的時候聽到了一個好消息那就是洗手間終於建好了。我們不必再掩著口鼻去那些臨時的洗手間了,而且我們也可以暢快地喝咖啡,湯等液體物質。
今天我們在淵嘉黎的府邸進行拍攝。拍攝的場景是年幼的秀芝妮跟隨著沙晾進入淵嘉黎的府邸。

Shim Eungyeong ,小秀芝妮的扮演者,在休息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終於露面了。她越長越漂亮而且看上去演技也有所提高了。今天她自信滿滿地到處走走看看,臉部流露出的表情好像在吃糖那樣的高興。

導演對她進行了褒揚:“好極了,就這樣繼續下去,我會一直看著你!”

Shim Eungyeong 由於靦腆和少語所以給人的印象她比較內向。可是當她一旦開始表演了,她立即會露出調皮的神情,會很專注於自己的表演。儘管她還年幼,可是她的演技已經很純熟了。

扮演沙晾的Park Seongmin也是個很安靜的人,在片場他和樂意幫助其他的工作人員。不化妝的他看上去好看多了,也年輕多了,因爲他長了張娃娃臉。挺可惜的,他那英俊的臉有一大半被頭髮和面具給遮蓋掉了。

訂閱本站:輸入你Email:

轉貼:《太王四神記》拍攝日記(45)

2007年1月10日(星期三)

地點:Seongeup 電影基地
天氣:晴

今天參與拍攝的是非常健談的崔民秀先生。他扮演大長老的角色。

由於要在同一場戲中展現大長老的容貌由年輕變年老的轉變,因此拍攝的時間要加長。不同容貌的妝容要一步一步地進行拍攝,同時他們要將這些場景串聯起來。這就是爲何化妝的程式和拍攝的程式不斷重復的原因。當四道化妝的程式和拍攝結束後,外面已經是披星戴月了。
最後的一個場景是大長老在兒時祺霞的身上烙下印記。所以今天扮演兒時小祺霞的Kim Eunseo參與了拍攝,並拍了很長的時間。這是她自從去年夏天在Echeon拍攝後的第一場戲。

Kim Eunseo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孩,但她可能被大長老的形象給嚇壞了,因此她幾乎都沒怎麽說話。當拍攝到大長老在她身上烙下印記的那一場時,導演要求她大聲叫起來。可是這個小女孩只是一味地瞪大眼睛面無表情地坐著。

她的那種表情讓人捉摸不透她到底有沒有聽懂導演的要求。助理導演跑向她跟她說要她大聲叫起來。可是她仍然面無表情地坐著。工作人員都在小聲談論她奇怪的行爲。於是導演讓她的媽媽馬上進來。

然後,她的媽媽進入攝影棚,她媽媽告訴她如果她不按照導演要求做的話,那麽這些叔叔阿姨真的會在你身上烙個印記的。

拍攝重新開始了。這會小演員配合得很好,她大聲叫並且昏厥。終於導演給了ok的手勢。

訂閱本站:輸入你Email:

轉貼:《太王四神記》拍攝日記(44)

2007年1月9日(星期二)

地點: Seongeup 電影基地
天氣: 晴

祺霞的戲份已經連續拍攝了3天。由於結婚的因素,文素利的拍攝進度落後了,因此她要求一併把落下的戲份拍完。通常,文素利在片場很安靜。她只是在導演和她說話的時候才清清楚楚地回答問題。

今天要拍的是,祺霞用刀子試圖將自己身上的印記去除掉的場景。但是祺霞無法做到這點,因爲當刀子一接近印記的時候,就會有一種魔力將刀子彈出去。由魔力産生的一波一波的波動決定將採用電腦特技來製作。

文素利和導演在商談疼痛的方式,因爲印記無法用刀子來去除。

導演說可能會很痛即使刀子去除不了。但經過協商之後,他們達成了一致的意見。但是當文素利表演的時候,爲了表現出疼痛的程度,她的臉部表情扭曲,在鏡頭上不是很好看。因此最後她只是皺眉來表達疼痛感。
當晚又拍攝了沙晾的戲份。那時崔民秀已經拍完了當天的戲份,可是他又折回來去教其他演員武打的戲份。因此被冠上了“崔導演”的稱號。但是每個人都很清楚,他這樣做是處於關心。

訂閱本站:輸入你Email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