寵物和主人不斷互相報復的故事

本週六因為有事留在台北,不克清理波波先生的家,然後波波的便盆又滿到屁股,又繼續重複發生上週的慘事,波波先生故意把尿弄得整個陽台都是。

因為我不在家,整理的工作落在波波的把拔身上。只是當把拔打電話告訴我這消息的時候,我還蠻愧疚的!一隻愛乾淨的兔子我竟然把他逼上“絕路”:他一定超火大說自己的便盆怎麼這麼髒?

到了星期天我洗衣服的時候,洗衣機按下去我人就跑了,等到要去曬衣服才發現怎麼整個陽台都是水?然後才發現洗衣機的排水管被波波給拔掉了。

這時就看到兔子波波被水逼到一個小角落不敢動(這方面兔子好像還蠻聰明的!不會在溼溼的地板上搞的自己毛溼了)

其實我還蠻想嘲笑他的》哈哈》自作自受→可是看他縮在那個小角落又很可憐,所以又把波波抓回籠子關起來。

我和兔子波波的戰爭真是無窮迴圈阿!
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