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家音樂廳太王四神記音樂會

說來慚愧,2009.4.17是我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進入國家音樂廳,而且還是國樂耶。要不是有太王的徵召,也許我這一輩子都不會踏入這個地方。

太王四神記 改編國樂交響詩
中廣新聞    更新日期:2009/04/15 15:05


韓國奇幻神話大戲「太王四神記」的磅礡配樂,將以國樂版登上台灣舞台。台灣國家國樂團首度與日本編曲家櫻井弘二合作,把「太王四神記」配樂由原本的管弦樂團編曲,改編成國樂版、以七段樂章的交響詩呈現。(陳映竹報導)

「太王四神記」的配樂原本是以管絃樂團編製為主,編曲家充分消化原本的作品,分析主旋律、副旋律之後,再選擇適合的國樂器組,改編成國樂版本。

指揮溫以仁說,民眾在觀看戲劇時,只能聽到零散片段的配樂,國樂版的「太王四神記」完整呈現,並分為七大段落,發展成40分鐘的交響詩,「包括序幕、戰爭、災難、愛情,熟悉劇情的民眾,聽完音樂會就如同看完整齣戲劇。」
此外,音樂會還安排了譚盾的「火祭」,這首樂曲是他為電影《南京1937》的配樂重新編寫,創作的中國民族拉絃樂器協奏曲。演奏採用了「樂隊劇場」的演奏效果,形成了強烈的音色。溫以仁說,這首曲子除了器樂、還有人聲,屆時指揮將會面對觀眾席指揮、口唸祭文,觀賞到不同以往的音樂會。

音樂會4月17日、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。

演出曲目:
徐堅強 : 《日環蝕》
譚盾 : 《火祭》
久石讓/櫻井弘二 : 交響詩《太王四神記》(世界首演)

看到指揮走到舞台上,讓一向很愛幻想的我又想到千秋王子。原來指揮是全身性的”運動”耶,所以在交響情人夢SP裡面,有人指揮到跳起來是真的,因為有些地方我真的覺得指揮看起來跟在跳舞沒有兩樣,而且在第二曲目,指揮還有幾次面對我們(因為在2樓左右兩邊都個還有一組人演奏),我注意到指揮還嘴巴張很開露出牙齒,整個表情很誇張,很像是演員徐亨的臉部招牌動作。
阿~千秋王子你也會這樣嗎?

第二曲目裡還有高韶青的二胡獨奏,我對高韶青也不是很瞭解,但是他演奏二胡時根本是人琴合一,尤其頭部的律動都一直跟著琴聲走,演奏到激昂處感覺他整個人也很亢奮,真的非常厲害。只是第二曲目裡不時出現”竹板”聲音(我不知道這個樂器叫什?就是會發出很像鞭炮的聲音),鞭炮根本是我人生的剋星,害我只能摀著耳朵聽演奏,因為我怕我嚇到尖叫就失態了。

我想我可能是國家音樂廳史上第一個,摀著耳朵聽音樂會的。很囧!

好不容易最後撐到我最期待的-太王四神記,當熟悉的旋律響起真的令我很感動,只是管絃樂換成國樂還是有一點不一樣,當然在戰爭的音樂氣勢上還是不足,但是比較抒情的配樂,像祺霞的主題命運般的相遇、談德的主題曲就非常好聽,就有一度讓我想到太王中祺霞的無奈(還偷偷想到了妹妹,害我濕了眼眶)。

經過這次的太王音樂會,讓我喜歡上悠揚的笛子聲音,現場聽真的非常有味道。

據我目測這次音樂會現場大約六成滿,而且真的有些觀眾是衝著太王來的(像我有幫忙貼到裴勇俊的論壇,也是有人響應去購票觀賞)。

但恕我以我不專業的聽眾,只看過交響情人夢很膚淺的我感覺,覺得演奏時有時樂團和指揮好像合不起來耶,就像有一集千秋王子發現,團員都演奏自己的,沒看他的指揮(其實我發現現場也是這樣,例如:指揮下重音和大鼓下的TIMING有落差),直到最後的安可曲,才讓我有指揮和樂團合一的感覺(我不是專業人員,也許見解不正確請多包涵)。

當演奏結束除了大聲鼓掌外,當然還有人大叫BRAVO,所以指揮一共進去又出來三次才真正結束,喔~我真沒膽跟著叫,體驗一下交響情人夢的感覺。

我看下次我要去大阪看寶塚劇團的太王四神記,再次體驗藝術的洗禮,如果有歌仔戲要出太王的戲碼我也會看得的。哈哈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