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劇『濟眾院』3-8集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但命運很平順的男主角(朴勇宇.韓惠珍.延正勳)

一個屠夫如何變成懸壺救世的醫生?這就是濟眾院的賣點。在劇中石蘭救了假兩班黃丁的小斤狗,後來閒談中告訴他,最初西洋大夫這職業,原本是由精於操刀的理髮師從事,所以在朝鮮來說屠夫也許是醫生的入門,激發了小斤狗(後來改叫黃丁)人生的方向,畢竟自己的母親是死於醫生的勢利傲慢,所以黃丁想成為一個不分貧窮貴賤的仁醫。其實這一段總讓我有似曾相似的感覺,原因是這和證嚴法師一灘血的故事好像,證嚴法師民國五十五年間在花蓮縣鳳林鎮一家診所,見到地上留有一攤血,追問得知是一名原住民婦女小產留下,她的家人因付不起八千元保證金,最終被抬回家痛苦死去,證嚴法師對此十分震撼,發願改善東部地區醫療資源,進而創建慈濟功德會蓋醫院。

雖然會肢解、會縫合,但黃丁從屠夫成為醫生助理真的若有神助,從”看過”Dr.Allen幫患者動刀一次後,白道陽的父親身受重傷,黃丁在白道陽叔父唆使和石蘭柔情攻勢下,竟然敢大著膽子幫白道陽的父親麻醉、開刀、止血、縫合,當他靠自我摸索完成第一次手術,甚至於很天才的知道歲數大的人麻醉藥要少給一點,即便如此,很不幸的白道陽的父親還是因為失血過多死去。白道陽被設定是濟眾院的反派,和黃丁目標相同想成為一個洋醫生,看到石蘭對黃丁特別關注,讓白道陽頗不是滋味,雖然他認不出黃丁就是之前被他強迫解剖屍體的小斤狗,但是白道陽把父親死亡的原因歸咎在黃丁頭上,過節越滾越大,黃丁被白道陽關了起來,他打算找官衙調查真相,並找之前追殺小斤狗的捕頭去調查黃丁真正的身份。

被設定像天使一樣存在著的石蘭,暗中偷偷放走黃丁,還指示他如果獲得美國籍的Dr.Allen收為助手,就可以有外交豁免權。黃丁其實也一直認為也許是自己殺死了白道陽的父親,當石蘭幫助他逃出來後,黃丁不是真的逃命去,他反而是去翻醫書,查看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疏失害死白道陽的爹。發現或許真的是麻醉失當,就憑著一股傻勁,跑去找Dr.Allen求證,Dr.Allen向黃丁解釋,手術並不是100%可以救活人,即使是自己幫白道陽的父親動手術,他還是有可能會死亡,黃丁在獲得說明後,向Dr.Allen申明自己想成為可以救人的人,請Dr.Allen讓他留在身邊當助手,原本Dr.Allen並不願意,畢竟一個根本沒取得資格就胡亂幫人開刀的助手也太危險了。此時甲申政變遭開化黨殺傷的閔妃外戚閔泳翊,正是Dr.Allen在幫他治療,他需要在固定時間喝3瓢酒暖身,在Dr.Allen累到睡著時,黃丁接手照顧閔泳翊,Dr.Allen偷偷觀察發現就算閔泳翊以官吏身份要求黃丁多餵幾口酒,黃丁還是嚴格遵守醫囑,不受威脅,他欣賞這樣的人格,就破例讓黃丁當助手。

甲申政變又稱開化黨政變。1884年(甲申年)12月4日(農曆10月17日)在朝鮮發生的一次政變。

甲申政變是朝鮮王朝第一次資產階級改革運動,是將朝鮮由封建社會變為資本主義社會的首次嘗試。進入十九世紀六十年代,資本主義列強紛紛侵略朝鮮,使閉關自守的落後的封建朝鮮遭到巨大衝擊。朝鮮統治階級內部逐漸形成新舊兩派勢力,一派是以朝鮮高宗王后閔妃為首的維護封建制度的守舊派,另一派是以青年官員金玉均為代表的主張改革封建制度的開化派。開化派宣導開化思想,決心奮發圖強,改革朝政,並在高宗的贊許下,進行了某些改革,但立即遭到守舊派的壓制,金玉均等也被排擠出漢城。

於是,開化派決定採取政變形式以實現自己的改革主張。但他們力量尚不夠強大,且對日本帝國主義 的侵略本性缺乏認識,在得到日本給政變以各種支援的所謂“保證”後,便於1884年12月4日利用新建郵局(開化派洪英植任該局總辦)落成典禮之機,發動 了政變,殺死守舊派的幾名主要大臣,組成以開化派為核心的新政府,以國王諭旨的形式頒佈了具有資產階級民主內容的新在政綱。

這時,守舊派依靠駐朝清朝軍隊,趕走日本軍隊,推翻新政府,守舊派重新掌握政權,金玉均等逃亡日本和美國,甲申政變便以“三日天下”而告結束。甲申政變雖以失敗上一次資產階級改革運動,是促進朝鮮近代化的首次嘗試,在朝鮮近代史上具有重要意義。

資料來源:百度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93286.htm

在閔泳翊痊癒之後,他向高宗推薦Dr.Allen,並成立朝鮮第一家醫院:濟眾院。

和黃丁不同,白道陽並不想待在濟眾院臨床學習,他想到美國去留學取得國外的資格,可是他又對黃丁很眼紅,就在濟眾院開幕那一天,白道陽的親信捕頭抓走了黃丁,而且他也知道了黃丁其實就是他當初追殺的小斤狗,就在雙方打鬥時,捕頭的頭撞到石頭受傷,雖然黃丁的朋友勸他快逃,黃丁還是不忘當醫生的天職與他對Dr.Allen的承諾,堅持要將殺他的捕頭帶回到濟眾院去醫療。

本來遍尋不到黃丁的Dr.Allen,後來在白道陽協助下開始診治病患,高宗還微服出巡視察濟眾院的狀況。這時的朝鮮其實還是很封閉,人民並不敢讓洋鬼子在身上動刀,所以來的患者不是沒啥大毛病的,就是聽到要在身上畫刀就跑了,來巡視的高宗覺得很無趣,正想離開,黃丁正好背著捕頭慌張的跑進來,要Dr.Allen救他一命。其實捕頭死了,黃丁就不用擔心身份被拆穿的問題,但基於人道立場,他想都不用想就是選擇救這捕頭一命,白道陽看到來的患者竟是捕頭,明明人家已經剩半條命了,他還想問出個所以然來,捕頭只留下一句:黃丁的真實身份是…就暈了過去。

在Dr.Allen精心醫治下,捕頭終究撿回一命,為了報答黃丁救命之恩,也算對得起對他曾經有恩的白道陽,捕頭決定帶著這個秘密悄悄離開。

就這樣小斤狗真的帶著他的好狗運,一路隱瞞身份到成為醫師助手。

只是一直想控制朝鮮的日本人,不甘心朝鮮不受他們掌控而投向美國勢力,因此到處在外放話說濟眾院會拿走小孩子的靈魂,導致濟眾院不但沒人敢上們看病,還被砸個稀巴爛,這一時間所有的洋人走在路上都被追打,而Dr.Allen卻在黃丁和白道陽陪同下,堅持冒險去醫治一個應該是長痔瘡的病人。

那個病患的鄰居以若是病患死了,就要拿下黃丁的一隻手當作交換條件,才願意讓Dr.Allen開刀。雖然手術完成,可是病人卻一直沒有醒過來,Dr.Allen刺他腳底板也沒反應,在外面等候音訊的鄰居們不斷鼓譟,等不及病人醒過來,就先砸傷黃丁的右手,等病人醒來一切已經無法挽回。一向意氣風發的白道陽感到自己虎落平陽被犬欺,和村民的不可理喻,忍不住對天開槍警告,在這裡一而再看到白道陽和黃丁個性上的截然不同,像黃丁被村民挾持住時,白道陽擔任Dr.Allen的助手,一時看到Dr.Allen在挖痔瘡還有一種噁心的厭惡感。

經過這次黃丁犧牲自己的手,讓病患接受Dr.Allen的醫治,手術也順利完成,病人得以繼續活下來,從此百姓們慢慢接受濟眾院這洋派的醫院。

只是還有一個問題,就是女人對於看洋醫生這件事還是難以接受,尤其還要脫掉上衣讓醫生聽診真的是羞死人了,正好有一個服毒的女病患是石蘭的閨中密友,就由石蘭負責聽從醫生指示,把聽診放在女性朋友的胸前,讓Dr.Allen隔著門診斷。一樣和自己是受西洋教育的朋友,卻被朝鮮傳統大男人主義的丈夫毆打,其實這時的石蘭也被啟發也許自己可以當個女醫師,可是顯然白道陽對於她的一些想法有點不以為意,實在也是讓兩人鴻溝越來越大,濟眾院後來要兼做醫學院,石蘭還女扮男裝去索取報名表。

濟眾院的石蘭和朱蒙的召西奴個性真的很相似,不會拘泥於女性居家的傳統,兩個角色一文一武都是巾幗不讓鬚眉,女主角由韓惠珍演出真是最好的人選,很少有女生長得很”帥”,但又不是過於man的帥氣。

這廂在濟眾院裡當助手的黃丁,也被逼迫必須取得資格才可以成為Dr.Allen的助手,這次考試其中一個科目是英文,黃丁連ABCD都不會,還要石蘭重新教起,真不知道要怎要在短短地時間內考上醫學士,同時還有另外一個危機也出現:那個被他冒名的黃丁也來參加考試,赫然發現有人冒用他的名字…

有人問我濟眾院好不好看?在看了8集後我比較確定劇情還蠻緊湊的,只是男主角黃丁總是能化險為夷,所以一點也不為黃丁擔心什麼,提醒一下要忍受朴勇宇把小斤狗演得很結巴,就是說台詞的時候都會口吃,這一點還蠻難受的。延正勳演出的男二白道陽在第6集後ㄘ牙咧嘴的表情變多了,據說是跟美室學壞的,在這種一片祥和進取的劇裡,就需要這種人出來擾亂一池水,延正勳其實你還可以更壞一點耶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